• <menu id="c4oca"></menu><input id="c4oca"></input><object id="c4oca"><acronym id="c4oca"></acronym></object>
    <menu id="c4oca"></menu>
  • <input id="c4oca"><acronym id="c4oca"></acronym></input>
    <menu id="c4oca"></menu>
  • 全部

    蒼穹之下 表象之上

    來源:中國文化報

    ;

    作者:

    2019-12-02

    16189369035072569263.jpg

    第十三屆全國美術作品展覽中國畫作品展現場

    “高于”生活的藝術,不是生活的直接、直觀、直白的反映;不是簡單的“傳移摹寫”;不是“直譯”;不是借助影像圖片的拼接游戲,甚至技術拷貝后的添加。寫實性、再現性藝術無疑可以充分借助攝影圖像、數字影像等科技手段,但需要把握界限而不是取代、取巧,那種一眼便可以辨識的攝影術翻版的作品,只能對藝術創作產生負面的損害,導致作者造型能力和結構作品的設計能力的退化與喪失,而墜入“無我”之境,弱化藝術家個性、語言特點,甚至引發美術創作中造型形式、語言單一化傾向的泛濫。

    第十三屆全國美術作品展薈萃了各地中青年藝術家的新作品和5年來各畫種的優秀作品,涌現出一大批以人民為中心,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的好作品。這屆美展作品的整體質量和平均水平又有新的提高,令人欣喜振奮。

    近年來,現實主義藝術創作中需要關注的一個突出問題,是藝術與形式的對應關系,或者說作品的形式問題?!吧n穹”意指超越一般現實的、當下的、眼前的或古代的指認,拓展為廣義的“天下”,是“天地人”“人民”“人類”能夠認知的世界以及個體與世界的對應關系。

    一切的藝術,離不開賴以表達主題內容、情感和審美對象的形式,或者不妨說,藝術就是形式,以凝固瞬間造型圖式的視覺藝術尤其如此。思想內容、情感與審美對象經由精心設計的形式使主題獲得不同程度的提升,因形式而成其為藝術,或者說服務于內容。

    形式是藝術諸要素中的重要元素,離開了精妙的形式,便喪失了藝術的魅力。形式創意設計的優劣巧拙,直接關乎藝術的高下與質量。藝術作品的主題內容無疑重要,但是如若沒有相應的形式與之匹配,主題內容難免失之淺白空泛;離開了精湛的藝術形式,縱使再精深的思想內容與創意也將無從彰顯,形式理當成為藝術內容的重要組成部分。

    蒼穹之下,藝術來源于生活,在現實之中,一切關于人的思想行為和活動,一切關乎藝術的創意、想象、記錄、表現活動都不能,也無法超越現實生活。生活是藝術的不二源泉。盡管不同時代的藝術家可以依憑彼時的社會、政治、經濟、科學技術探求甚至窮盡一切可能的藝術形式,他們也不能超越人類思考、思想、思維的范疇和歷史與時代的局限。因此,任何形式的寫實、寫意,再現、表現,具象、抽象的藝術創作都是現實世界中藝術家按照各自的生活經驗與審美理念,通過抽象思維、創意想象而進入創作獲取的成果。藝術作品中形而上與形而下的差異都只因作者個體、個性及其能動性發揮程度的不同而不同,充其量是特異作者強化了作品的特異。即使是常人心目中的天堂、地獄,甚至是外星生物,在他們筆下也是依據現實世界加以想象延伸,依憑人類既有的思維方式和生活法則設計詮釋的“不同世界”,而無法超越現實生活、超越世界、超越蒼穹。

    常識告訴我們,生活不等于藝術,生活是引導創作思維、思想的原發點,是激發想象力的源起。生活為藝術提供了可資發揮的素材,生活中的人和事物是藝術作品中情感的對應要素,是作品意義升華的起始點。生活提供并給予藝術內容的多樣性,生活也激活并豐富了藝術家的想象力與才情。不同時代的生活造就的藝術甚至為人類文化、歷史留下了無可復制而又意義深遠的文明印記和時空刻痕。生活借助藝術品質獲得提升,內涵被賦予價值;而藝術借助生活充實了思想感情,豐富了形式元素;生活與現實世界中的種種藝術彼此間水乳交融的關系,超乎了我們既有的想象。

    生活乃藝術之母的規律,對廣義的藝術活動具有普適意義,而對于現實主義紀實、寫實、再現性、描述性藝術創作而言,更具針對性。實踐表明,對于生活的關注與了解的深度,直接影響作品的深入性、生動性、深刻性。因此,藝術家自覺主動地走進生活、深入生活、扎根生活,細致地觀察生活,積累經驗,成為藝術創作獲取靈感的首要環節。不光是藝術家人到、身到、心到,還需要在“感受”生活的基礎上達到“了解”“理解”生活,甚至還需要相應的時間與經驗的積累。藝術家不以局外人的眼光觀察他者,而是以平等的身份、平實的心態、平視的眼光,將自身沉下去,做“局內人”,理解是為了真正懂生活。藝術創作是透過生活的表象,判斷感悟生活的真相與真諦,并從中感受、發現積極向上的涓滴光亮和真善美,進而發掘、發揮、放大這種內質意義并賦予作者審美的感情色彩,引發創作靈感,擷選創作素材,萃取藝術表現的切入點,再進一步形成虛幻的藝術心象,加以反復醞釀、設計、創意疊加而逐漸清晰為作品意象,即藝術化圖像,最后通過造型、形式和技術語言將之物化為作品實體。這個過程因人而異,是規律但非定法。生活中雖然有激動人心的瞬間,也有美好的靈光閃現,但更多的是平凡、平實、平庸的生活,要從平凡中見出不凡,從平實中獲取充實;既是將普通生活點石成金提升到藝術創作的高度,也是化平庸為神奇的“高于”過程,這無疑是一門需要不斷修煉的學問。

    “高于”生活的藝術,不是生活的直接、直觀、直白的反映;不是簡單的“傳移摹寫”;不是“直譯”;不是借助影像圖片的拼接游戲,甚至技術拷貝后的添加。寫實性、再現性藝術無疑可以充分借助攝影圖像、數字影像等科技手段,但需要把握界限而不是取代、取巧,那種一眼便可以辨識的攝影術翻版的作品,只能對藝術創作產生負面的損害,導致作者造型能力和結構作品的設計能力的退化與喪失,而墜入“無我”之境,弱化藝術家個性、語言特點,甚至引發美術創作中造型形式、語言單一化傾向的泛濫。

    舉凡優秀的藝術經典,無不是基于生活之上的更典型、更具代表性、更富表現意義的作品。這三個“更”,實質是“藝術”以及藝術的功能與價值,“更”的過程,也就是成“金”、成為“神奇”的過程。而所謂“藝術”的功能與價值,就是藝術家稟賦、知識、學養、人格精神、審美品質,包括技能對生活、對作品的增加值。真正優秀的藝術,一定是“有我”之境的藝術。這個“我”,就是藝術家的獨特思想、理念、審美價值和技術風格特色的綜合呈現。藝術創作中的“無我”之境,更多的是指過程中的“忘我”與“融入”。藝術創作必須走出并避免簡單的“直譯”生活,而力求“翻譯”生活,這個“翻”字,集中體現了現實主義寫實性、再現性、描繪性藝術的意義所在,即脫離了描摹表象的“寫實”階段,向著更高階段的“寫實”——表現內質、本質、實質的轉換與提升。

    通常,我們將在改造記憶表象的基礎上創造出新形象的心理活動稱之為“想象”;將按照對事物的客觀描述在頭腦中的構成形象稱之為“再造想象”,又將新形象的獨立創造稱之為“創造想象”,并將這三者的能力統稱為“想象力”。在創作實際過程中,藝術家一旦確定要表達的主題內容、題材素材、對象景物……無論是復雜至宏大敘事式的歷史繪畫,還是小至寥寥數筆的抽象藝術小品,僅僅滿足于熟練精湛的技藝、一揮而就的表現,是遠遠不夠的。為了豐富作品的內涵意蘊,甚至超越物象提示并賦予更為獨特的隱喻、象征、比興意義,充分發揮作者的想象力,是令作品超越一般意義的重要環節。藝術家需要窮其智慧展開聯想,盡可能賦予表現題材、物象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更為深邃的哲理、更為生動的形象、更為豐富的細節、更能打動人心的情節、更具觀賞性的形與色的藝術增值空間?;钴S的想象思維幫助藝術家視通萬里、思接千載,天高地闊獨與往來;那些靈感的觸發與閃現,那些突發奇想的神來之意,可能使作者既定的構思、構圖豁然幻化開去,別開生面。心象與圖像互為轉化迭變,一如流泉,峰回路轉;亦如布弈,逢山開路,遇水搭橋;柳暗花明,躍上層樓;又似六月降雪、冬日響雷那樣出其不意,令作品光彩畢現。

    想象,需要豐富的學識、經歷、修養和寬廣的視野。而想象力則需要通過大量創作實踐的培育和磨煉造就,缺乏想象力的作品難免單薄淺顯,易于洞穿而缺少回味。

    如果說想象力對于作品的意義是某種開拓、延伸,是豐富是增值的話,那么創新、創造則更多表現在既有基礎上的變異、改進、添加與再造。從觀念、理念,從最初的創意沖動開始,可能是推倒重來、重構,也可能是另辟蹊徑、悖逆舊有的方式。既可以是形式的、材料的、語言圖式的、造型手法的,甚至是視覺感官呈現方式上的突圍、突破、突進。創新與創造使同一主題內容的藝術處理具有更多樣的表現、表達、表述方式,因此具有超越性、超驗性和未知的特性。想象力與創造力在作品中的價值,是藝術家體現才華的重要表征。

    就藝術家和作品而言,是以兩種不同的類型推動藝術歷史的發展變化。一類是思想成熟、學養深厚、基礎全面、技藝卓絕而超越前人的藝術家和作品,這是對傳統藝術的進一步開掘精進和提高進步。另一類是思想獨立、觀念獨到、形式風格語言獨特,既具破壞性又具開創性和遠見卓識的藝術家和作品,這是對新藝術開宗立派的創新獨造。前者通常順應歷史潮流、社會審美風尚,以精妙純熟的藝術易于為大眾喜愛擁戴,后者則拂逆傳統方式、顛覆傳統理念,敢于破立,獨樹一幟而招致曲解謗言纏身、不為時人認同理解。而大智慧者皆思想超前,孑然獨行,這注定了創新成功的價值與探索失敗的風險意義同在。社會的進步、藝術的發展需要這兩種類型的藝術家和作品,他們都可能對人類文明和藝術歷史作出了不起的貢獻。

    藝術作品的創作過程,無論是源于生活原型,優于藝術想象,精于藝術制作,還是止于作品表與里、內外交界的層級環節,無不是接受更深層次——心靈的驅使。藝術是人的情感、理想和審美取向的折射。藝術展現的雖然是直觀的形式構成、造型色彩、技術風格和圖像的人、景、物,但其表達的卻是內在的關于作者心靈與精神、思想的潛臺詞,而不是簡單地從現象到圖像的過程。簡約到僅是一片燦爛色彩的交混或幾根線條組成韻律的畫作,也可能是一幅悅目的作品,但其更多引發的是關于視知覺審美的愉悅和感覺的舒適。而一件隱含或充溢著作者豐富情感、理想愿望的作品,給予讀者觀眾的則是與欣喜一同帶給你的啟示、感悟和聯想,這是任何杰作都不可或缺的作品內質、精神力量,以及藝術的魅力。作者和藝術家有沒有、有什么樣的心靈境界、人格品質、思想深度、審美品位,都將真切地滲透進或呈現在作品之中,并且主宰作品創作的全過程。

    當然,并不是只要表現了真實、美好、喜悅,或者高大上內容的作品就能體現作者心靈的高尚,也不是美化、贊頌或者刻意夸飾的藝術就能反映作者的道德品質與才華,相反,那些真誠地關注現實生活中人類共同遭遇的問題與困難,以良知善意和負責任的態度去揭示真相、批評丑惡、警示社會與人心,同樣能獲得振聾發聵的藝術效應,這都是藝術家心靈與精神力量隱藏在作品中的價值所在。

    歷史上那些杰出的藝術家在其侍奉藝術的人生經歷中,當一切創作要素皆備之時,無一不是心靈給了他們思想的勇氣,內心激發了他們的創作熱情,情懷使他們以仁愛之心,精神的力量驅使他們竭盡全力地用藝術語言述說思想。

    當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浪潮洶涌而至之時,人工智能、生命科學、新能源、智能制造、機器人等一系列科技創新成果帶來的新的社會、人文、科技時空,尤其是虛擬時空大大拓展了傳統意義上時間空間的概念。當新技術進一步深度整合、激蕩,不斷激發產生新的認識、思維模式,改變、重塑既有的現實生活與世界將成為必然趨勢。與昨天相比,今天的藝術發展顯現出不同既往的大眾化、消費化、信息化、媒介化與個人化的傾向,普通人介入、參與藝術創作、審美觀賞、娛樂消費的方式與機會陡然增加,越來越廣泛普及便利,“人人可以成為藝術家”將成現實。未來藝術何如?今天的藝術家也許不能或難以預測未來的發展變化,盡管新技術革命引發的浪潮終將席卷人類世界,藝術仍將保有它的終極底線——對于人、人的價值和人們生活的時代與表達方式的尊重與關懷。

    (作者馮遠 系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美術家協會名譽主席、中央文史館副館長)


    [責任編輯:楊凡、徐琳琳]

    想爆料?請登錄《陽光連線》( http://minsheng.iqilu.com/)、撥打新聞熱線0531-66661234或96678,或登錄齊魯網官方微博(@齊魯網)提供新聞線索。齊魯網廣告熱線0531-81695052,誠邀合作伙伴。

    藝術法:理論與實踐的現實課題

    中國文化報 2019-12-02

    讓莫高窟文化動起來活起來(文化脈動)

    游客在參觀甘肅敦煌莫高窟。 王斌銀攝(人民視覺) 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樊錦詩在石窟。 孫志軍攝 近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甘肅考察了解莫高窟歷史沿革和文物保護情況時強調,要十分珍惜祖先留給我們的這份珍貴文化遺產,堅持保護優先的理念,加強石窟建筑、彩繪、壁畫的保護,運用先進科學技術提高保護水平,將這一世界文化遺產代代相傳。 敦煌研究院在文化遺產保護、價值挖掘、旅游開放、文化傳播等方面作出巨大貢獻,成為文化遺產保護利用的典范。 莫高窟的保護是第一位的 一座球狀和線條混搭的建筑拔地而起,黃色的外貌和周圍的戈壁渾然一體,這便是觀眾到敦煌莫高窟的第一站——數字展示中心。觀眾在這里觀賞《千年莫高》《夢幻佛宮》兩部高清電影,然后再實地參觀莫高窟。從2014年開始,敦煌莫高窟實行旅游新模式——“單日總量控制、線上預約購票、數字洞窟展示、實體洞窟參觀”,大幅提升了游客參觀體驗,有效緩解了莫高窟保護與利用之間的矛盾,為文化遺產保護管理、旅游開放探索了寶貴經驗。 “瑞像九尋驚巨塑,飛天萬態現秋毫?!倍鼗脱芯吭涸谧龊梦幕z產保護、價值挖掘、旅游開放、文化傳播等社會職能,服務好國家“一帶一路”建設的基礎上,不斷探索文化遺產保護利用。世界遺產委員會將莫高窟經驗作為典型案例,向各國世界遺產地傳播,并評價為“樹立了一個極具意義的典范形象”。 “文化遺產保護是第一位的?!?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樊錦詩說,新中國成立70年來,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敦煌莫高窟得到了黨和國家的高度重視,迎來了事業發展的春天。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敦煌研究院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文物保護傳承的重要指示批示精神,秉承“保護為主、搶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強管理”的文物工作總方針,把莫高窟保護放在第一位。莫高窟與許多文化遺產一樣,既有珍貴稀有的價值,又有脆弱易損的特點,一旦破壞,不可再生,將永遠消失,所以保護必須是第一位的。 敦煌莫高窟的保護,石窟的保護是關鍵。石窟安全保衛從最初單一的防護措施逐步發展到人防、物防、技防相結合的綜合防范體系;探索出了一套科學的古代壁畫與土遺址保護程序和規范,廣泛用于文化遺產的保護修復;構建了文化遺產監測預警體系,對影響文物本體、遺址載體、洞窟微環境、石窟大環境的自然因素和人為因素實施科學監測,初步建立了基于風險理論的預防性保護體系。 目前,敦煌研究院在過去看守保護、搶險加固保護的基礎上,經過不斷努力和探索實踐,基本建成了以文物安全、科技保護和科學管理為基礎,以安全保衛、搶救性保護、預防性保護為手段,以專項法規、保護規劃、數字保護為主要內容的綜合保護體系。 值得一提的是,敦煌研究院始終將學術研究作為事業發展的核心,不斷完善敦煌學學術研究體系和學科體系建設,持續引領敦煌石窟研究的發展方向。 讓敦煌文化藝術走出洞窟“活”起來 近日,敦煌研究院與故宮博物院簽約,攜手推進“文物+數字化+互聯網”多領域的深度融合;此外,敦煌研究院還同時與武威市政府、華為技術有限公司等簽約,攜手發展,進一步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弘揚。 讓文物活起來,敦煌研究院是國內文博界的引領者和實踐者。上世紀90年代初,敦煌研究院率先在國內文博界開展文物數字化工作,經過近30年的不斷實踐,形成了一套科學的敦煌壁畫數字化工作規范,制定了文物數字化保護標準體系,完成了敦煌石窟211個洞窟的數據采集,130多個洞窟的圖像處理、三維掃描和虛擬漫游節目制作,43身彩塑和2處大遺址三維重建;先后上線中英文版本的“數字敦煌資源庫”,實現了敦煌石窟30個洞窟整窟高清圖像的全球共享。截至目前,“數字敦煌”資源網的全球訪問量已超過700萬人次。 此外,敦煌研究院制定了《敦煌研究院“十三五”文化創意事業產業發展規劃》,成立了文化創意研究中心,持續深化與騰訊等在AR/VR、云計算、智慧旅游、游戲、動漫、音樂、文創等模塊的合作,持續加強文化遺產保護、文化遺產數字化科研成果轉化和技術推廣,通過科技賦能文化,讓敦煌文化融入大眾生活。 樊錦詩說,敦煌研究院運用敦煌石窟數字圖像資源,通過數字敦煌網站中英文版上線,使全球可以在線共享30個洞窟高清圖像;敦煌研究院還在國內外舉辦各類敦煌藝術展覽,讓敦煌壁畫藝術精品走進學校、走近大眾,此外還運用新媒體平臺講好“敦煌故事”,使敦煌文化藝術走出洞窟“活”起來。 堅定文化自信,美好的前景正在展開 講述敦煌莫高窟的千年歷史文化和以樊錦詩為代表的敦煌人的故事,滬劇《敦煌女兒》近日在蘭州、敦煌和西安展開巡演。上海滬劇院院長茅善玉說,從2011年看到樊錦詩院長的報道萌發念頭,到歷經創作的瓶頸和挫折,該劇創作歷經了8年時間。如今《敦煌女兒》首演至今15個月,已經演出近60場?!耙淮鼗蛯W者對文化的自信和堅守,支持著我們走到現在?!泵┥朴裾f。 “堅守大漠、甘于奉獻、勇于擔當、開拓進取”,這16字是2014年時任院長的樊錦詩在敦煌研究院建院70周年紀念大會上提出來的。這是由幾代莫高人在敦煌文化遺產保護、研究、弘揚的實踐中共同創造的,是在敦煌研究院的發展歷程中逐漸孕育發展、凝練形成的。目前,在敦煌研究院職工中,博士學位28人、碩士學位75人、大學本科學歷234人,本科以上學歷人數占全院在編職工總數的83.2%。敦煌研究院是世界的、是開放的,在這里,處處能夠感受到蓬勃的朝氣和國際視野。 展望未來,美好的前景正在展開。敦煌研究院先后與美國、日本、英國、澳大利亞、法國等1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30多家機構以及國內40多家科研院所、大專院校持續開展多種形式的交流與合作,全方位探索文化遺產的科學保護問題,培養了一大批壁畫及土遺址保護專業人才;在“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后,敦煌研究院加強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人文交流和文化遺產保護合作,與吉爾吉斯斯坦和阿富汗等中亞國家達成合作意向,將敦煌研究院文化遺產保護成套技術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推廣應用。樊錦詩說,今后,敦煌研究院將繼續加大對文物保護的科技攻關力度;更加深入地挖掘、研究敦煌文化藝術價值,使其達到更大化;探索更加多樣的傳播方法和形式,為“一帶一路”建設作出新貢獻。[詳細]
    人民日報 2019-10-07

    何多苓:現在看《春風已經蘇醒》還是好畫

    1948年出生的何多苓,是一位幾乎與新中國同齡的藝術家。從1980年代的代表作《春風已經蘇醒》直到如今蘊含追求中國傳統寫意精神的油畫,他的藝術創作應時而變,也自成趣味,始終著眼于抒情的具有詩意的藝術探索?!芭炫刃侣劇に囆g評論”近日專訪了何多苓,談及藝術家眼中新中國建立七十年的藝術變遷,和其自身藝術生涯與時代的關系。 現在的何多苓大多的時間都在成都郊區他自己設計的院子里,安靜地喝茶、賞花、畫畫,寫生。他坦言,對自然之美是在知青下鄉時充分感受到的。他對澎湃新聞說:“從1990年代開始我看中國畫遠比油畫要多,但我沒有想自己要去畫中國畫。去年,我看了《春風已經蘇醒》,覺得還是一幅好畫。放到當時是好畫,放到現在,還是好畫?!? 何多苓:現在看《春風已經蘇醒》還是好畫 何多苓 1977年,29歲的何多苓參加了高考,進入四川美術學院學習。在那里,他和羅中立、張曉剛等人,成為了同班同學。1980年代,“傷痕美術”轟動一時,何多苓也被歸納為其中一員,其作品《春風已經蘇醒》呈現了堅實而全面的造型功底,落筆之處,人物、景象充滿生命活力。 從“傷痕美術”到如今蘊含傳統中國畫韻味的花卉、肖像等作品,何多苓的藝術狀態一直在變,但始終著眼于具有詩意的藝術探索。 少年時代,文學與自然的滋養 澎湃新聞:可否談談您少年時代的故事,作為和新中國的同齡人,您的少年時代是如何與藝術結緣的? 何多苓:我很小的時候就畫畫,而且我覺得一開始就畫得比較成熟。我沒有畫過一般的兒童畫。七歲的時候,我母親給我出了個題目,讓我到《小朋友》雜志投稿,最后入選刊登出來。我當時畫了一個汽車,看上去有透視,不是一般小孩畫的那種平行的,四個并排的輪子。我一開始畫就是透視,那會兒沒有任何人教我,我也不知道怎么悟到這一點,所以可能我天生比較喜歡畫畫吧。 上中學的時候,有一個比我年長一點的朋友考了川美附中,他本來也想建議我考,但我父母也不同意,覺得中學開始學畫,文化課可能就跟不上,就讓我上普高。 雖然當時發表過作品,還參加過一個國際比賽得獎,但我母親沒有讓我在繪畫方面去發展。他們也非常忙,沒空來管,這和現在父母注意子女特長方面的發展不同。其實他們當時注意一點的話,我會很早就往這方面發展了。所以我也玩別的去了,就一般的男孩子玩的東西,一幫小孩兒平時都在一起。那時候,我也比較喜歡看一些科學方面的雜志,是自發的,因為我父母也不是學這個的,我父親是學財經的,財經方面的專家。后來,我做收音機,做飛機模型,整個中學都沒畫畫。 何多苓:現在看《春風已經蘇醒》還是好畫 何多苓與家人合影 “文革”停課了,我就有時候畫點插圖。當時比較喜歡看一些蘇聯兒童文學,畫一些兒童文學插圖,像《格林童話》、《俄羅斯民間故事》等。那會兒的書紙張很差,但是插圖都很精美,受其影響,我開始畫插圖,但還是沒有正規學。那時已經有朋友開始正規學了。 1969年下鄉了。下鄉時候我也畫畫,我下鄉在彝族地區,就去畫了一些彝族人的記憶速寫。并非當場速寫,而是看了后回家畫。畫幅很小,用鉛筆畫的。一直到73年,我被成都師范學校招進去,那里正好有一個美術班,我才報了名,開始學畫。 何多苓:現在看《春風已經蘇醒》還是好畫 何多苓在四川涼山插隊 何多苓:現在看《春風已經蘇醒》還是好畫 何多苓《彝族人》1970 澎湃新聞:進入美術班以后直至進川美,其間您大概學習了多久? 何多苓:學只學了一年,后來是工作。但我一直在畫畫,基本上是全身心畫畫。后來1977年考的川美。 澎湃新聞:下鄉時,除了寫生,據說您還看了許多畫冊。當時有受誰的影響嗎? 何多苓:我下鄉的時候,朋友朱成比我大一點,他搜集了很多印刷品,撕下來一頁頁的圖片,都是西方的,俄羅斯的。還有幾本是從抄家的物品里偷來的,很可貴,可惜現在都沒有了。我記得有英國皇家學院的藏畫,十幾大本,全是黑白的,印刷很精美。那個對我的啟蒙影響太大了。 何多苓:現在看《春風已經蘇醒》還是好畫 知青時代的何多苓(右一) 澎湃新聞:當時您有照著上面的圖片畫嗎?有傾向于選擇某一類型的作品嗎? 何多苓:我比較感興趣的是一些帶文學性的,比較抒情的東西。那會兒我還喜歡唱一些蘇聯歌曲,把蘇聯歌曲內容畫成插圖。 澎湃新聞:您畫的《帶閣樓的房子》特別精美,這應該也跟您下鄉有些關系。 何多苓:下鄉的時候看了很多文學作品,契訶夫是我最喜歡的作家,《帶閣樓的房子》是我最喜歡的一篇小說,就想一定要把它畫成畫。當時就是進入那種感覺,花了三個月的時間,畫了一批。在那之前和那之后都不可能再畫那種東西了。 何多苓:現在看《春風已經蘇醒》還是好畫 何多苓《帶閣樓的房子》 澎湃新聞:畫《帶閣樓的房子》時,有沒有參考蘇聯文學上的插圖作品? 何多苓:有,但不是插畫師。我以前受俄羅斯文學,以及俄羅斯的一些畫家的影響?!稁чw樓的房子》里,人物基本上是謝洛夫人物風格,風景是用的列維坦。但還是有一些靠發揮想象。 澎湃新聞:那時候,文學給您的滋養很重。 何多苓:我覺得是人生觀和對大自然和美的認識。這個對我很重要。雖然那會我沒有認真畫畫,但是我對那個所處地方的觀察和體驗完全是審美的,而不是從生活上的。如果從生活上體驗,那就非常艱苦了。還是從人和自然這方面去體驗的。 何多苓:現在看《春風已經蘇醒》還是好畫 年輕時的何多苓在作畫 澎湃新聞:您年少時,中國的美術環境是怎么樣的?您覺得新中國建立后的藝術環境可以分為哪幾個階段?您又是如何看待這幾十年的變遷? 何多苓:“文革”以前,我們年齡都很小,雖然小,卻什么都知道。我現在能找到的畫里邊,包括一張1958年的大煉鋼鐵,當時的一些全民性的運動,因為我們家附近就在搞這個。我就畫下來,很可貴的一個記錄。關于時代的印記,可能就這么一點兒吧。 然后下鄉畫一些彝族的生活場景,憑記憶畫的。雖然我沒有刻畫過跟我有關的真實生活,但影響肯定是有的。當時藝術環境跟現在完全不一樣的,那會兒的畫畫都是講政治,所有的畫都必須服從政治宣傳。記得我當時看的國畫里,山水畫里一定要加一面紅旗,或者加一個火車,幾個煙囪,又或者加一個高壓線塔,那是時代印記。 何多苓:現在看《春風已經蘇醒》還是好畫 何多苓《大煉鋼鐵》1958年 1970年代學畫以后,工作了也是教美術。當時是沒有其他的渠道的,只有官方的展覽,還有美協。美協是官方機構,代表官方和群眾美術的紐帶。70年代,他們就是經常辦一些階級教育展覽活動,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展覽,一些導向性的展覽,都是一些命題畫。題目是定了的,畫面色調、情調、氣氛都是固定的,就看你怎么畫了。當時不管年紀大的,年輕的都是畫這些,只是大家比誰畫得好而已。我也是在那個時候看到陳逸飛、陳丹青的畫作,覺得他們畫的很好。 我當時崇拜的一個畫家叫何孔德,在部隊里的,當時是很多人的偶像。他是親臨戰場去作為隨軍的畫家,畫朝鮮戰爭。雖然是規定動作,但是他畫出了個性,對他筆下的人物是有一種人文關懷的,在當時非常難得。 何多苓:現在看《春風已經蘇醒》還是好畫 何多苓(右一)與川美同學合影 何多苓:現在看《春風已經蘇醒》還是好畫 何多苓與唐雯、馮曉云在街頭,1979年。 后來1977年考上美院,隨后改革開放,中國的一個巨大的變革就開始了??忌厦涝菏俏疫@輩子沒有想到的。因為當時的年齡上限是30歲,我29歲,差一歲。如果沒考美院,可能就沒有走這條路。然后,在學校里接受了專業訓練,第二年就恢復了畫人體,這在原來都是難以想象的事情??斓轿覀儺厴I那一年,第二屆全國美展和第一屆全國青年美展就開始了,學校號召學生都來畫作品參展,號召題材一定要解放思想,放開畫。時代應運而生。 我當時要畢業了,畫的是《春風已經蘇醒》。我的畫一開始就沒有太多的政治背景,回避了這些東西。因為我是對文學性和抒情性感興趣的。所以我覺得我還不能被稱為“傷痕藝術”畫家,作品還是比較偏個人和自然的感受。我對社會性的一方面,至少在藝術這塊,不是特別關注。 何多苓:現在看《春風已經蘇醒》還是好畫 何多苓《春風已經蘇醒》 八十年代后,新潮美術與當代藝術生態 澎湃新聞:您是如何看待80年代的,包括“八五新潮”開始,當代藝術被引入了國內? 何多苓:那個時代,四川美院很出風頭。中國新潮美術的第一撥浪潮,就是在四川美院掀起的。其實現在看來,應該稱之為“批判現實主義”,是很有里程碑意義的。在中國,藝術第一次接觸到民間,接觸到人間疾苦,大概時代背景,跟文學是合拍的。1980年代開始,《傷痕》小說風行一時,然后傷痕藝術應運而生。雖然現在可能沒太多的評論提到這個問題,但我覺得實際上中國的新潮美術不光是從“八五新潮”開始,應該是從1982年左右的四川美院開始,就是中國的新潮美術。因為第一次把整個美術擴展到整個真實的生活,現實的生活。雖然不是在畫法上的突破,但在題材上、思想上有很大地突破。在那之后,才是“八五新潮”。 我個人而言,可能是下鄉時形成的天性,跟群體和跟運動是保持一種疏離狀態。人可以是朋友,但我不一定加入他們。所以我就是一個旁觀者。我一直畫我自己的畫,可能跟他們也沒什么關系。 澎湃新聞:作為一個旁觀者,您如何看 “八五新潮”? 何多苓:“八五新潮”很重要,當時中國跟西方當代藝術接軌了,不管從風格上、圖式上、流派上,還有交流上的。當時西方一些主流的藝術話語體系,已經注意到了中國當代藝術。注意到中國也是有當代藝術的?!鞍宋逍鲁薄焙芸爝M入“波普”運動,這種風格因為從美國興起的,在西方一直是主流。所以這是他們看得懂的政治符號。藝術開始使用一些圖示化的語言,不像以前都是寫實的,而是完全圖式化的語言,詮釋中國社會的方方面面,這些都是一些很里程碑式的創作,在中國美術史上開辟了一個新的時代。 雖然我自己沒有去介入,但客觀來看,確實非常重要。所以從“八五新潮”,中國藝術就正式跟西方當代藝術接軌,我們大概用了幾年就翻過了西方一百年歷史,感覺追上了,經歷了一個天翻地覆的變化。當然其中肯定是良莠不齊,有很多粗糙的東西。但這個一切都是正常的。這僅僅是在1980年代,1990年代只是一個余波了我覺得。 何多苓:現在看《春風已經蘇醒》還是好畫 何多苓《青春》 澎湃新聞:進入新世紀以后,當代美術館更多了,展覽更多了,藝術畫廊也更多了,從某些方面來說和西方更接近了,但有些作品依舊是在模仿西方藝術……您是如何看待當下的藝術生態的? 何多苓:我覺得模仿也是很必要的,我們都模仿過。每個人選一些自己的畫家。畫畫是個技術活,技術上模仿。在圖示上,比方說超級現實主義、波普,這些都是西方原創的,我們都可以說是模仿。模仿后,它已經是使用了中國文化符號了,所以我認為這是中國的。 剛才提到了1990年代。那時藝術市場在中國建立起來了,中國整個經濟開始市場化,有了畫廊、拍賣體系,最終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生態鏈。在這一點上,我們也和西方接軌了。這一點我覺得也很重要,畫家第一次是可以靠繪畫生活,使繪畫作品成為商品。這是原來我們學畫的時候都沒有想到過的。我們那時候沒有藝術市場,甚至不知道藝術品可以成為商品。 何多苓:現在看《春風已經蘇醒》還是好畫 何多苓《阿赫瑪托娃-憂傷》布面油畫2016年 澎湃新聞:您在1990年代之前從來沒有出售過作品嗎? 何多苓:接近1990年代時候才開始有出售,是藏家來私下找我買。1990年代初。那會兒開始賣畫,但是沒有系統接觸過。藏家都是直接找畫家,跑到畫家家里看,直接拿畫?,F在,正常體系應該是畫家被畫廊代理,或者辦展覽,然后被藏家買去,再進入二次市場拍賣會。 我們學畫的時候,全班那么多人,大家都是對畫畫有很大的興趣,希望畢業后能夠成為一個美術工作者,可以靠畫畫找一份相關的工作,靠工資生活。興趣是畫畫。我記得1985年,我第一次去美國還特別不適應,不適應這種藝術市場化,覺得藝術怎么變得那么商品化,當時甚至還有點瞧不上那樣。后來隨著國家的發展,就覺得都正常了。所以1990年代,中國的整個藝術體系都是進入正常的發展,并行不悖的,多元化的一種發展。 澎湃新聞:但是如今,展覽中架上繪畫的比例似乎在逐步縮小。 何多苓:這是2000年后的一個特點,多媒體藝術正式進入藝術的領域,而且逐漸占領了一個大的領域。首先,它突破了繪畫的原有模式和很多限制,把藝術領域拓寬了,引入技術,引入電腦,電視,電影這些媒介。這比起架上繪畫來說,是很炫目的,并且更容易跟公眾交流,大量的藝術家也投身于此。其實這個在西方就是這樣的,也是一個在當代世界主要的潮流。所以繪畫一下就成了傳統的,甚至變成可有可無,而且可能被很多人預言一定要滅亡的一個種類了。這也充分體現了多元化,體現了當下的技術手段跟藝術合流的一種狀態,這是一個世界潮流,不可避免地會出現這些現象。 追溯歷史來說,在發明了照相技術以后,肖像畫其實就可以不存在了,對吧?拍個照片比你畫很久都更像。后來電影、電視有了之后,作為記錄事件性繪畫,就沒必要有了,電視電影照片都可以代替它,而且表現得更好。這樣來看,繪畫很快就在中間分化了很多,不再是繪畫了,而且可以廣義地稱為藝術。很快,這個藝術變得沒有門檻,沒有標準。 何多苓:現在看《春風已經蘇醒》還是好畫 何多苓《聞鶯》布面油畫2012年 澎湃新聞:您如何看待當下的新媒體作品?很多人認為一些當代藝術追求形式,而缺少一些思考。 何多苓:這要從幾方面來看。我覺得形式本身就是一種思考。形式和技術手段就是一些藝術家思考的結果。 其實我覺得中國的傳統繪畫就是這樣的,文人畫就是把內容跟形式高度結合起來了,和思想高度結合。所以作為藝術來說,這個是允許它存在。同時,也有很直接的體現社會的藝術,這在西方很流行。很多畫家都是直接體現社會生活,一些尖銳的當下的問題,在藝術中加以表現,用藝術的各種媒介來反映。 這是都可以的,沒有是非在里面。 回顧與展望,糅合中國文化特質 澎湃新聞: 從《雜花》系列,人物肖像系列等,都可以從中看到中國畫的影子??煞裾f您近些年來在從油畫回歸到中國畫? 何多苓:我一直在看中國畫,從1990年代就開始了,這比我看油畫遠遠要多。但我沒有想自己要去畫中國畫,就是把這個中國畫的很多東西逐漸地吸收到自己的油畫里邊來。因為我還是喜歡油畫。開始是引入一點中國的文化符號,引入它的一些表面的肌理。 2012年以后,我就開始把中國畫的一些用筆,一些山的皴法,樹的勾勒運用進去。這些跟當年學的傳統油畫不太一樣了。油畫是塊面為主的,堆起來的,最亮的部分是最厚的。我的畫面相反,最亮的部分是最薄的。這就是留白,是中國畫里來的,這一點跟傳統油畫差別很大。 澎湃新聞:從個人狀態來說,您給人的感覺是很安逸,而不是很強調進入市場了。這是否可以說您的藝術狀態發生了變化,變得安逸了。 何多苓:我現在可能更超脫。年齡大了,我覺得畫什么都可以。天氣合適,花多的時候就畫花,天比較熱,我就在屋里畫肖像,而且很隨意,很輕松來畫。 畫肖像還是我的繪畫的一個主要題材,畫幾十年了。擺了這么多畫在那兒,有時候你還是會去觀察它的一些階段性的區別,然后從中看出很多你需要去做的事情。時間的積累,經驗的積累,個人的觀察,體驗和認知能力的一些改變,讓我看到自己畫的時候,比以前更清晰地知道應該做什么。我覺得這一點很重要。 市場,我覺得很好的一件事情,但對我來說不是太重要了,因為我也沒有太多的需求了。 何多苓:現在看《春風已經蘇醒》還是好畫 何多苓《雜花寫生No.3-夏》布面油畫2013年 澎湃新聞:“傷痕美術”那個時段是您成名的時段,對于您來說,那個時代以及那個時代的作品意味著什么? 何多苓:去年,我看了《春風已經蘇醒》了,就覺得還是一幅好畫。放到當時是好畫,放到現在,還算好畫。 當時那張畫畫出了色調。因為當時我們學院的其他畫都不畫色調,只是顏色。這是比較技術性的,從當時的角度看是一個優點?,F在看,這個色調還成立,而且畫面密度,復雜性都很大。當時下了很大功夫,但方法很笨,但是我覺得還是挺好的。包括后來《帶閣樓的房子》這些。挺好。我覺得我個人一些作為階段性、里程碑的符號的一些作品,現在看還是挺好。 有人看到我去年的個展時說,“我還是喜歡你80年代的畫”。那也對,反正都是我畫的。我自己還是比較喜歡現在的畫?,F在這個階段更自由。 澎湃新聞:您對于青春是否有一種迷戀?從您的作品中,無論是《雜花寫生》,還是年輕女性,似乎都在捕捉一種短暫的青春氣息。 何多苓:這是后來了。我1980年代的畫, 還是比較沉重的,因為那個時代大家都是這樣。后來隨著年齡的增長,自己人生觀的一些變化。我畫的年輕女孩居多,很多年輕女性愿意被畫,這也是一個客觀的原因。我倒不是刻意追求,但看起來確實好像畫的很輕,比較漂浮一點,虛無一點。 我覺得這個恰恰是人生的比較成熟階段的體現。對這個世界的看法,更多是達觀的,比較超脫的態度去對待,所以不再去追求蒼涼,力度那些。這對我個人還是一個變化,不能說是進化,但至少是變化。 澎湃新聞:未來會有什么樣的繪畫計劃? 何多苓:長期的計劃還是有,主要是想畫得更好,更自由,更體現中國畫家,以及中國文化的一些特質。比如說今年在畫的時候,覺得畫到某種程度就點到為止反而更好,用減法。這個可能是階段性的一些思考。[詳細]
    澎湃新聞 2019-10-07

    項先堯:新中國曾有兩個科教片高峰期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我們邀請了幾位在各自領域早有建樹的文藝工作者,他們大都出生于1948年至1955年之間,請他們聊聊自己與新中國一同成長的經歷。[詳細]
    澎湃新聞 2019-09-30

    家國英雄路 姑蘇啟宏圖——民族英雄林則徐與蘇州特展

    019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也是虎門銷煙180周年。今年6月26日是第32個國際禁毒日。 180年前的中國,正處于清王朝統治的后期,距離康乾盛世的榮光尚未為遠,清朝從上至下普遍仍沉迷于“天朝上國”的幻夢中,并未認識到國運正日漸衰微。與此同時,西方帝國主義的入侵,已經藉著鴉片的泛濫,腐壞國計民生。當時,清朝能臣林則徐在蘇州為官期間,親見鴉片的危害,開始力主禁煙并不斷上書疾呼,逐漸形成其禁煙思想,虎門銷煙成為他禁煙行動的最高點,向世界傳遞出中華民族抵御侵略的決心,無愧民族英雄之稱![詳細]
    網易藝術綜合 2019-09-30

    十一假期演出展覽,皆是“難得一見”

    十一黃金周將至,今年國慶假期的演出和展覽形式多元,且有不少都是喜好文藝活動的觀眾不可錯過的“首次”“第一次”系列,如展覽方面,“英國藝術教父”大衛·霍克尼與“美國當代藝術鬼才”馬修·巴尼都帶來了個展,故宮博物院、國家博物館也都為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策劃了重磅展覽。演出方面,摘得文華獎的舞劇《天路》重返舞臺,打造兩年的原創劇目《抉擇》用真誠致敬為共和國犧牲的先烈。[詳細]
    中國新聞網 2019-09-30

    《彩色新中國》:首次公開一批新中國成立初期的彩色影像

    為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10月1日晚,東方衛視、上海廣播電視臺紀實頻道、央視紀錄頻道將在黃金時段播出紀錄片《彩色新中國》。[詳細]
    澎湃新聞 2019-09-29

    埃米爾?諾爾德: 一個德意志傳奇

    埃米爾?諾爾德(Emil Nolde, 1867-1956)無疑是德國現代藝術界的傳奇。剛剛落幕的「埃米爾?諾爾德 – 一個德意志傳奇」大展,創下了柏林漢堡火車站當代藝術館的展覽記錄,累計有近200萬參觀者觀展,欣賞上百幅埃米爾?諾爾德自1930年代后從未公開展覽的繪畫作品。展出作品中很大一部分創作于1930年代和1940年代,其中很多都是諾爾德私下創作從未公開的,我們從中可以窺視出藝術家極其復雜且劇烈的內心矛盾。對于歷史的當事人,也許只有保持一定的時間距離后,才能更好地看清楚。[詳細]
    藝術中國 2019-09-29

    《老友記》開播25周年,怎么紀念都不夠

    1994年9月22日,一部以六個彼此都是好友、成天廝混在一起的年輕人為主人公的情景喜劇在NBC開播。時至今日,美劇《老友記》(Friends)已經是美國,乃至全世界最受觀眾喜愛的劇集之一——也許可以劃掉“之一”。日前,為了慶祝它開播25周年,制作單位和出品方華納兄弟電視集團準備了不少紀念活動,令劇迷們得以重溫十季236集中的經典橋段。 [詳細]
    澎湃新聞 2019-09-25

    83歲油畫家陳鈞德辭世,他的藝術接續了一種傳統

    “他的畫總讓人眼前一亮,是在接續上世紀30年代斷了的油畫傳統,并與中國文人畫相結合,而且色彩那么少見地自由,放開,沒有后來強加的現實主義風格?!敝佬g理論家邵大箴此前在陳鈞德畫展上曾如是說。[詳細]
    澎湃新聞 2019-09-25

    為什么我們喜歡談論“文化背景”差異?

    在《美國工廠》里,中美文化和制度差異是最被大家關注的話題。在多語境之下,我們都習慣用文化背景去理解經濟差異。但文化背景是什么?一地一國的文化背景并非單一的,那么當我們談論的時候,談論的是哪一種?為什么我們會喜歡談論“文化背景”?[詳細]
    新京報 2019-09-19

    周杰倫新歌12小時賣千萬,背后商業布局和版權生意

    周杰倫的現象級事件不可復制,只能存在于周杰倫、五月天、陳奕迅、王菲等全民音樂人身上。 新歌此時刷屏,原因有四,包括“微博打榜、碾壓蔡徐坤”等事件的調動,以及3元錢的情懷成本足夠低。 周杰倫之所以在這張專輯上如此配合宣傳,與此前演唱會票價下滑,《不愛我就拉倒》歌曲的“江郎才盡”爭議相關。 出道近20年的周杰倫,商業矩陣遍布音樂、IP衍生、電競、餐飲等多個領域。[詳細]
    新京報 2019-09-19

    冰墩墩和雪容融 北京冬奧吉祥物來了

    9月17日晚間,北京2022年冬奧會和冬殘奧會吉祥物正式揭曉。發布儀式上,北京冬奧會吉祥物“冰墩墩”和北京冬殘奧會吉祥物“雪容融”終于揭開了神秘面紗。據悉,在吉祥物發布后,相關特許商品的開發也將緊鑼密鼓地開展。10月5日和11月2日兩個“特許上新日”,若干含有新創意、使用新材料、形象特別有趣的吉祥物特許商品將陸續推出。北京商報記者從北京冬奧組委了解到,“冰墩墩”的冰殼、“雪容融”的發光,都給特許商品提供了無限可能,相關特許商品將“有創新、有溫度”。[詳細]
    北京商報 2019-09-19
    版權所有: 齊魯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09062847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503009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06002
    通訊地址:山東省濟南市經十路81號  郵編:250062
    技術支持:山東廣電信通網絡運營有限公司
    即刻棋牌官网